放眼贸易战对未来1-2年我国甲醇产业的影响

2018-04-04 11:09:06 来源:中宇资讯 字号:T | T | T

导言:目前中美贸易战对我国甲醇本身直接影响较小,但或许这只是暂时的,后期随着此事件的逐渐明朗及相关事件的陆续出台,宏观(国外和国内)方面的变化或间接影响我国甲醇行业,同时微观方面的调整亦将对我国甲醇产业形成不同程度的影响。

事件:2018年3月22日,特朗普签署301调查结果采取行动备忘录,3月23日凌晨,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式宣布针对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行为,将对价值6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征25%关税,并限制中国企业投资收购美国公司。3月23日清晨,中国商务部发布征求意见通知,宣布对美国30亿进口商品拟增加关税。

从盘面看,消息宣布当日,美股重挫,道指暴跌700点,离岸人民币跌300多点。国内股指、期货大跌,沪指开盘报3172.77点,跌2.78% ,深成指开盘报10511.16点,跌3.37%,橡胶期货主力跌停,甲醇期货主力跌3.48%(98点),收于2720点。

虽然,目前看对于我国石化行业影响暂时不大,但随着贸易战的升级,后期对化工行业直接或间接的或形成不同程度的影响。虽然增加关税产品中暂时未有甲醇品种,但在宏观面、相关产品及汇率等方面看,后期不排除形成较强影响的可能。

从全球看,此次政策的出台或将拉高美国当地商品价格,若贸易摩擦加剧,扩大加税范围或提高税率,对美国通胀或形成较大影响,随后美联储加息力度或增强,从而影响全球多地汇率的变化,随后美元的升值(人民币贬值),将对于我国以美元标价的进口商品(石油、焦煤、铁矿石等)市场或形成利空影响,多数大宗商品价格存下滑预期。当然在此期间全球一系列应对措施或会陆续出台。

从国内看,自美国特朗普上任以来,对我国实施相关贸易政策已达20次,在去年已经对钢铁、铝产品等启动232调查,将中国列入《优先观察名单》。据相关数据显示,此次若对6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%的关税的话,今年我国经济增长率可能下降0.1个百分点。另外2017年我国赤字率在3%左右,2018年目标下调到2.6%,加之目前政策导向多在于与基建无关领域(如三农等),后期基建对于我国经济支撑变化或不大,房地产投资亦或难以重回前期顶峰时期。宏观经济的下滑可能会导致需求面的减弱,因此或会抑制我国化工品市场价格创历年高点情况的发生。

从进口来源看,历年来我国甲醇进口主要以中东(60%-80%)为主,其次是新西兰(10%-30%)和东南亚(5%-20%)。2015年前我国甲醇进口并无美国货抵达,当时美国甲醇还以进口为主,而随着美国页岩气的飞速发展,美国当地甲醇供应增多,在套利窗口开启及我国需求持续增加情况下,美国货源开始间歇性的流入我国,但货量有限,近3年来仅在5-27万吨,占据我国进口总量的比例较小(如上图),而此次增加税收产品中也并未涉及甲醇,故目前对我国甲醇市场影响有限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据中宇统计,预计到2020年底,美国将有超过10套大型新建甲醇装置计划投产(其中包括山东玉皇170万吨/年和150万吨/年的装置,预计2019年左右投产,据悉本次事件对其项目的进展影响暂时有限),涉及产能近2000万吨,若进展顺利,2019年美国将完全成为甲醇净出口国,届时其出口至我国货量或超500万吨,虽然目前中美贸易事件对于我国甲醇进口影响有限,且如果我国反制,则很容易寻找到替代国,但随着增加关税产品清单及后期特朗普其他相关政策的陆续出台,不排除在未来1-2年内对我国甲醇进出口格局形成一定影响,故建议随时关注相关事件的进展和发酵。

从进口成本看,对于我国甲醇进口成本来说,不单单涉及进口关税(5.5%),还要涉及汇率和增值税(17%),所以此次事件的发生对于我国甲醇进口成本影响是多方面的。近两个月以来我国进口货基本处于亏损状态,平均亏损在80-90元/吨范围,最大亏损达到250元/吨以上,外盘倒挂现象明显(此局势与2017年同期较为相似),虽然目前进口货依旧处于亏损状态,在60-70元/吨左右,但4月份随着伊朗等装置检修计划的逐步开始,外盘货或趋于偏紧,顺挂格局或逐步出现。另外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2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,从2018年5月1日起,将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7%降至16%,将交通运输、建筑、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及农产品等货物的增值税税率从11%降至10%.而增值税降低1个百分点,相当于进口成本降低25元/吨左右(进口价格、汇率及关税不变情况下),而进口关税波动1个百分点,则相当于进口成本波动27元/吨左右(进口价格、汇率及增值税不变情况下)。此次事件虽然暂时未有明确的关税要求,对甲醇影响有限,但未来1-2年内相关政策的出台和汇率的变化需及时关注。

从上游看,国外甲醇生产原料主要是天然气,而此次事件的出现或降低国外甲醇生产企业成本,利空甲醇销售价格,这将使原本就物美价廉的进口货或更加备受国内企业所青睐,从而直接打压我国内地市场。另外2017年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在40%(进口榜单排名中,美国位居第四位),未来或达到50%,墨西哥湾沿岸现有大约12个大型液化天然气项目被提议,虽然暂时很少有项目获得批准,但后期仍有大量进口我国的可能,若汇率、关税等方面再进一步降低的话,将促进更多美国天然气流入我国境内,届时我国天然气稀缺情况或有所缓解,随后“限工业保民用”政策再稍有松绑,用于工业用气量增多,生产成本降低情况下,我国多数天然气制甲醇装置将重启,并保持长期运行状态,较多气头货源流入市场后将持续打压我国整个甲醇市场价格。

从下游看,2014年煤制烯烃已经成为我国甲醇下游最大消费品,且近5年来消耗甲醇量逐年增多,据中宇统计,2017年突破2500万吨,其变化将直接影响我国甲醇下游需求格局。虽然煤制烯烃产能在持续增加,但其产品多以低端料为主,暂时不能大范围替代进口高端料,因此近几年我国聚乙烯进口量依然逐步上升,2017年我国进口聚乙烯1180万吨,进口依存度高达46%,而从美国进口量不足60万吨,目前看此事件对聚乙烯市场影响有限,但据中宇统计,未来2年内有超过700万吨的聚乙烯新增产能(以页岩气为原料)要在美国计划投产,届时进口至我国货量或超200万吨,因此在此期间美国对华相关政策的出台及发酵情况需及时关注,不排除会对聚烯烃市场产生较大影响,从而间接波及到我国甲醇行业。

从相关产品看,近3年以来,我国甲醇与原油价格关联性逐步增强,去年达到0.8以上,目前油价的趋势性波动对于我国甲醇市场价格会形成较大影响。虽然目前我国从美国进口原油仅在30桶/天,不足我国日均进口总量的1/30,但却是美国原油日出口量的1/5左右,因此该事件的出现或许对美国自身影响相对较大,而长期看,此事件的出现或会抑制原油需求的增长,对油价影响偏空。另外3月26日9时整,中国原油期货正式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,作为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第一个品种,将有利于形成反映中国和亚太地区石油市场供需关系的价格体系,从而间接影响我国甲醇市场价格。

综上,中宇资讯认为,目前中美贸易战对我国甲醇本身直接影响较小,但或许这只是暂时的,后期随着此事件的逐渐明朗及相关事件的陆续出台,宏观(国外和国内)方面的变化或间接影响我国甲醇行业,同时微观方面的调整亦将对我国甲醇产业形成不同程度的影响。另外在“十三五”结束(2020年)之前,国外仍将有不少新建项目计划投建,而这些都将与我国甲醇市场密切相关。建议关注此类事件对未来1-2年我国甲醇市场的影响预期。

【责任编辑/选稿人:hrh】

本文为化工热线(chemol.net)编译整理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。

合作伙伴

会展信息